千百撸影院_日日撸影音先锋你懂得_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狠撸撸影院快播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inpiao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胸大有罪 第八章 女歌星被盯上

时间:2018-09-24 夜晚九点,万籁俱寂。
  阿威走进了囚禁萧珊的地下室。推开铁门,藉着绿幽幽的灯光,一眼就可以看见全身赤裸的女高中生。
  她披头散髮的蜷曲在角落里,嘴角挂着一丝长长的口涎,表情也有些癡呆。才关进来不到半个月,一个原本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已经变成了邋遢的囚犯。
  阿威冷哼一声,大步走过去抓住萧珊的头髮,恶狠狠的将她拽了起来。
  「小波霸,你又忘记我教你的礼仪了吗?是不是想讨打啊?」
  萧珊的身体颤动了一下,立刻摇摇晃晃的跪了下来吻着他的脚,像母兽一样四肢着地,饱满的乳房肉鼓鼓的垂在胸前摇晃。
  「请主人……好好教训珊奴吧……」
  她的声音嘶哑而无力,才刚说了一句话,忽然身躯一软,犹如烂泥般瘫倒在地昏了过去。
  「起来!你装什么死?」
  阿威恼怒的骂着,踢了她一脚,但是她却毫无反应。他一怔,弯下腰仔细看去,才发现这女高中生双颊嫣红的不正常,额头滚烫,竟然是在发高烧。
  --不妙!这从没吃过苦头的娇娇女,才关几天就生起病来了……要是有个好歹,以后还怎么玩「母女双飞」啊……
  阿威忙转身奔出,取来了几片退烧药,用凉开水化开了,撬开萧珊的牙关强行灌了进去,接着又用毛巾浸满了酒精涂抹着她赤裸的肌肤,替她做物理降温。
  片刻后,萧珊迷迷糊糊的呻吟了一声,似醒非醒的呢喃道:「妈……珊儿好难受……你在哪呀……妈妈……」
  焦急的呢喃了一阵后,女高中生终于睁开眼睛,看到阿威那恐怖的脸孔,立刻「哇」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  「妈妈呢?我要妈妈……咳咳……珊儿要死了……珊儿要妈妈……」
  她彷彿崩溃了似的,语无伦次的摇头痛哭着,边哭边大声咳嗽,小脸涨的更红了,显得十分辛苦。
  「放心吧,你妈妈很快就会来这里跟你做伴的!」
  阿威不耐烦的抛下这句话,大步走出了地下室,重新将铁门锁起,心里实在很不爽。
  这段时间出于各种考虑,他没有绑架任何猎物,因此也就没有新的样品来试验「原罪」药物,这项研究被迫陷入停顿状态,本来就已经令他很郁闷了,今晚本想好好的发洩一下兽慾,体验调教和征服的快感,结果又是这个局面。
  其实就调教本身而言,萧珊早在一周前就已经完全屈服了。不管他发出多么变态的命令,她都会乖乖的照作不误。那几天无疑是他对自己的「成果」最满意的时候。
  可是现在呢,还有许多调教的花样没尝试,这女高中生就已经半死不活了,再这样下去,搞不好性奴还没培养出来,就不堪折磨而毙命了,那可就亏大了!
  阿威这才明白,那些日本SM色情小说和电影里的情节都是在胡扯。要把一个良家妇女调教成完美的性奴,绝非想像中那么简单。这并非因为女人的反抗力量强大,恰恰相反,是因为没有几个女人能长时间活在这种非人的虐待里。即使勉强活着,过度的摧残也会令她们很快就形容枯槁,或者是神经就此崩溃。
  到现在为止,阿威还不能确定,金髮女郎索妮娅发疯的原因究竟是因为「原罪」呢,还是本身经受不起凌辱才导致失常的。
  --看来,「猎物」本身必须具备足够坚韧的意志、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体力,才能经得起长期的奴化调教。
  回到卧室坐下,阿威思索良久后,很自然的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  「这种软弱的小女孩真是没意思。」他自言自语的说,「下一次,老子要绑架个坚强勇敢的女性来试试……当然,她首先必须拥有一对大奶子……」
  说到这里,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女刑警队长石冰兰,眼前浮现出她那英姿飒爽的身影。
  就如条件反射般,阿威的肉棒一下子硬了起来,马上感到十分兴奋。
  --大奶警花,你的乳房是我所见过中最丰满、最坚挺、也是最完美的……你本身就是SM的最佳人选!就算没有上一代的仇恨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……我一定要得到你,把你变成我永远的性奴!
  情慾立刻高涨,阿威忍不住伸手到衣袋里,又掏出了女刑警队长脱下的那件奶罩,两手用力抓着巨大的罩杯,陶醉的忘乎所以,就像是真的抓住了那对38寸的丰满巨乳一样……
  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恋恋不捨的收起奶罩,随手打开了电视机。
  「……现在是娱乐圈动态时间。有『性感天后』之称的女歌星楚倩已于今天傍晚到达本市,明天上午她将在F市国际大酒店召开记者招待会,并準备五.四那天的个人演唱会事宜……」
  阿威身躯一震,眼睛里闪烁出兴奋的光芒。
  「啧啧……这个波霸女歌星终于来了!不知道她的乳房跟大奶警花比起来又如何呢……嗯,只好等我去亲自鑒定了……顺便在她身上试验一下新一代的『原罪』,看她是否会给我带来好运……哈哈……哈哈……」
  阴森森的房间里,他的笑声听起来分外的淫邪、分外的恐怖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石冰兰又做梦了。她梦见自己回到了那个停车场里,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,正在被一个高大的黑影从背后强姦!
  没有灯光,四周漆黑一片。她无法看见强姦者究竟是谁,只是本能的感觉到那似乎是个自己认识的人。
  「大奶警花……我干得你爽不爽?说啊……爽不爽?」
  背后的人影反扭着石冰兰的双臂,嘴里嘿嘿狞笑着,粗大的阳具一下下的捅到她两腿之间,将她的身体撞击得不断一起一落。
  嘶哑的狞笑声激荡着耳膜,各式各样的车辆围在身边。在黑暗中看来,每一辆车都像是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,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。
  石冰兰忍不住嘤嘤抽泣起来,低下头悲哀的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。魔鬼般凹凸起伏的身材再没有任何遮掩,赤裸裸的任凭恶魔肆意糟蹋。
  蓦地里,耳边响起此起彼伏的淫笑声,每辆车里都钻出了一条黑色的人影。无数个黑影将前后左右全都包围,一步一步的逼了过来。
  石冰兰又惊又怕。她可以感觉到,至少有上百道炽热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赤裸的胸脯上,直勾勾的瞪着那对比一般女性大得多的丰满乳房。所有的目光都充满了贪婪和饥渴,彷彿是一只只看到最可口美味的野兽。
  「别过来!你们都走开……别过来……」
  不理会石冰兰羞愤的抗议,人群缓缓的围拢,目光更炽热、更贪婪的盯着她的裸体,令她无地自容。
  --我被强姦了……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强姦……
  心里彷彿有个声音在凄苦的嘶喊,石冰兰感受到极其强烈的羞耻,可是身体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兴奋的反应,体内的快感也像潮水一样越聚越多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她无意中抬起头来,骇然发现有许多黑影的脸正在变清晰。
  那是一张张熟人的脸--丈夫苏忠平、局长老赵、得力助手王宇以及警局里所有的男同事、还有她从前亲手逮捕过的众多犯人……
  他们每个人都用冷漠的表情看着她,目光里却充满兽性的慾望,显得灼热而邪恶。
  羞耻感和快感立刻一起达到了最高点,石冰兰全身一阵哆嗦,整个人都被汹涌的情慾洪流吞没,在狂乱的哭叫声中迎来了绝顶高潮……
  然后她就猛地醒了过来!
  睁开眼睛,淡淡的月光从窗口洒进来。还好,这只是个梦而已。自己还躺在家里的卧床上,丈夫还在身边发出熟悉的鼾声。
  和往常一样,石冰兰悄悄的起身下床,将铺在身下的毛毯抽出,轻手轻脚的离开卧房。
  毛毯的中间部分照旧是全部湿透了,散发出一股淫靡的女人气息。
  把毛毯扔进洗衣机后,女刑警队长歎了口气,悄无声息的回到床上躺下,两眼望着窗外漆黑的天空。
  夜色是宁静的,她的内心却起伏不定,思绪万千。
  已经多少次做过这样的噩梦,石冰兰自己也数不清了。印象中,自从警校毕业正式投身到刑警这一行以来,她就常常在睡觉时发噩梦。
  梦的内容虽然各式各样,但有一点是固定不变的--她每一次都在噩梦里被人强姦!而且每一次居然都被强姦出高潮,然后在洩身的同时醒过来。
  石冰兰对此感到相当羞愧。一直以来她都对房事毫无兴趣,结婚半年多来,和丈夫做爱的次数几乎是寥寥可数,态度更是十分勉强。不管苏忠平怎样挖空心思的增添夫妻间的乐趣,始终都没什么显着的效果。可奇怪的是在梦里,她却偏偏能获得清醒时体验不到的快感和高潮。
  这的确是件相当令人烦恼的事,每次女刑警队长从梦境中惊醒后,都会发现不仅自己的内裤湿透了,连床单上都湿漉漉的汁水淋漓。因此这些年来她养成了习惯,睡觉的时候在身下垫一张毛毯,以免三天两头的更换床单。
  这件事只有石冰兰自己才知道,连同床共枕的丈夫苏忠平都不晓得。她曾经去香港请教过一个有名的心理医生,得出的结论是工作压力太大造成的。由于职业的关係,经常会接触到那些令人髮指的性犯罪,不知不觉就带到了梦境里来。
  石冰兰接受了这一解释。事实上她也早已察觉到,每当工作不怎么紧张的时候,她都不会做这样的噩梦。可是只要一有新的重大案件发生,她接手之后神经总是绷得很紧,晚上就会梦见自己被人强姦。
  而在梦境里强姦侮辱她的,往往就是她正在追捕的那个罪犯。工作越紧张,案子越重要,罪犯越凶残,她做梦的频率就越频繁,梦里的高潮也来得越强烈。
  说出来恐怕谁也不会相信,在现实中,女刑警队长是那样英勇无畏的打击着邪恶;可是在每晚的噩梦里,她却会梦见自己跟那些亲手逮捕的罪犯们无耻的交媾。
  这一方面令她无地自容,另一方面也令她更加憎恶犯罪份子,打击起来更是绝不容情。
  而这一次要追捕的「巨乳迷变态色魔」,无疑是石冰兰自投身警界以来,所遇到的最狡猾、最邪恶也是最可怕的对手。想到这个恶魔的时候,身经百战的女刑警队长心里居然也有些发冷。
  但同时,内心中更多的还是愤怒,以及一定要把对方绳之以法的坚定信念。这既是为那些惨遭杀害的无辜女子,也是为自己的荣誉。
  五天前色魔打到警局的那个电话,使女刑警队长的威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损害,起码她自己这样认为。
  她永远也忘不了当时同事们齐刷刷望过来的目光,那里面有惊愕,有同情,有不解,甚至也有鄙夷。
  --你们这位石队长,是靠裸露出大奶子挑逗罪犯,不惜牺牲色相才偷袭成功的……
  色魔的狂笑声彷彿又在耳边迴响,石冰兰紧紧的攥着身上的被单。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丈夫,由于觉得难以启齿,这件事她并没有告诉他。可是警局里那么多同事都一起听了电话,恐怕迟早都会传进苏忠平的耳朵。
  前几天他看到报纸上大张旗鼓的报导自己,又刊登了那张「突出大胸脯」的照片,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了,只是没说出来而已。这次要是再知道自己被迫在歹徒面前赤身裸体,可以想像他内心将会多么生气……
  --忠平,我这都是为了工作……相信你一定能理解我的!
  心里虽然这样安慰自己,但女刑警队长却不愿意再想下去了,思绪又回到了案子上来。
  这几天,侦破的工作一直在紧张的进行着。那个把装着奶罩的包裹送到警局的民工很快被找到,据他说,这是一个络腮鬍男人出钱雇他干的,先叫他去商店买了这件奶罩,打好包裹后再送到警局里来。至于该男子的外貌形象,和孟璇在F市百货商城撞倒的那个几乎一样,只是双臂都完好无缺。
  至此,项目组可以肯定,此人必然就是变态色魔!对他的身高、体重、大致身形也有了个初步了解,但色魔既然精于化装,本来的容貌一定跟看到的相差极多,想要找出他来仍是困难重重。
  不过,色魔本人却更乐于直接向警方挑衅。今早他又一次打电话给石冰兰,厚颜无耻的要求她戴上那副「亲手为她挑选」的奶罩,否则会有「严重后果」!
  --什么严重后果?这家伙準备再次伸出罪恶的魔爪了?
  果真如此的话,石冰兰希望这次色魔能以自己为目标,这样她才有机会将他一举抓获,洗清自己蒙受的耻辱。
  --来吧!该死的恶魔,我等着你……我一定会亲自送你下地狱!
  惨淡的月光下,女刑警队长清亮的双眼在黑暗中喷发着怒火,过了很久才缓缓阖上,在丈夫的鼾声中重新睡着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二天上午十点半,F市国际大酒店。
  底层的大堂里坐满了一排排的记者,过道上横七竖八的架着许多摄像机,一派热闹景象。
  女明星楚倩的新闻发布会即将在这里召开,这位歌坛巨星果真是人气极旺,早在半个钟头前,娱乐记者们就已经来到现场早早占好了位置,等待着这位性感女神的出现。
  阿威也混杂在人群里。他就坐在第三排中间的座位上,戴着一顶压得很低的鸭舌帽,手里拿着一架小型摄像机,打扮和举止都和周围的记者没什么两样。
  此刻,他的眼光正望着大堂的前方,那里竖着好几张楚倩的特大海报。色调鲜艳夺目的宣传海报,每一张都比真人还要大,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女歌星的「清凉照」。
  其中最大胆的一张,楚倩只穿着一套火红色的比基尼,骄傲的展现着自己玲珑浮凸的诱人身段。她略带挑逗的微笑着,上身微微前倾,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彷彿要挤出窄小的胸罩似的,露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。
  阿威长时间的盯着这张海报,胯下不觉蠢蠢欲动起来。
  托一个熟人的关係,他轻轻鬆鬆的混进了这个会场,目的就是为了能亲眼目睹楚倩的风姿。打从这位女歌星出道起,他就已经被她那极其骄人的上围吸引,这些年来和全国的无数男人一样,不止一次的幻想过那无比惹火的美丽肉体。
  「出来了,她出来了!」
  周围突然起了一阵骚动,阿威闻声转过头去,就看见女歌星楚倩在经纪人和保镖的簇拥下,仪态万方的款款走来。
  现场顿时此起彼伏的响起了按动快门的卡嚓声,记者们立刻开始抢拍照片。
  闪烁不停的镁光灯下看得清楚,这位一直以性感着称的女明星,今天并没有像大家期待的那样,穿着低胸装和超短裙来出席发布会。不过她穿着的是一袭丝质的短袖淡色薄衫,修长的粉颈和白晰的玉臂露在外面,再配上拖到足踝的纯黑长裙,看起来倒很有种典雅高贵的美。
  人群发出「噢--」的声音,似乎都有点失望。可是大家马上就发现,随着楚倩走过来的步伐,她胸前那对37寸的饱满豪乳颤巍巍的晃动着,轻薄的衣衫根本掩不住汹涌而来的波涛,每个人的心跳彷彿都在随着那要命的颤动而激荡。
  阿威更是看得双眼发直,目不转睛的望着女歌星走到主席台前坐下。经纪人坐在她旁边,先简短的做了个开场白后,就把话筒移给了她。
  楚倩接过话筒,用很娴熟的公式化语气说:「很高兴能到F市举办个人演唱会,我这是第一次来F市……这里风景如画,很漂亮,我很喜欢这里……谢谢大家,现在有问题可以提问了。」
  阿威回过神来,打开手上的小型摄像机,凑到眼前调整着焦距,让女歌星的倩影清晰的落入镜头。
  耳边传来一个记者的问话声。
  「请问楚倩小姐,听说您的新专辑很快就要推出了,可以透露一下情况吗?这次演唱会上,您会不会演唱几首新歌?」
  「嗯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新专辑应该会在下半年上市。」楚倩微笑着说,「具体情况暂时还要保密,这次演唱会我也不会演唱里面的新歌……」
  她的嗓音并不见得动听,微微有点儿沙哑低沉,不过却有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磁性。阿威暗想,这样的声音如果能发出羞耻的呻吟,那一定会别有一番乐趣。
  他很自然的将镜头对準了女歌星的脸。打着淡蓝色眼膏的睫毛下,是一双水汪汪的眸子,彷彿天生就会放电。当她说话的时候,鲜红的双唇一张一阖,散发出无比性感娇艳的魅力,令人不禁产生淫亵的性幻想,有种想让这两片红唇替自己吸吮阳具的冲动。
  「楚倩小姐,我是《F市晚报》的记者。听说香港有出版商在游说您拍摄个人写真集。」另一个记者站起来提问,「小道消息说您开价两千万,能拿到这个数就答应拍摄全裸写真,请问是不是真的?」
  「这绝对是谣言!」女歌星义正言辞的说,「我不可能像港台明星那么开放啦,不管出多少钱,我都不会裸露到那个程度。」
  「可是着名导演张一毛即将拍摄的大片《绝代歌姬》中,张导说不可避免的会有正面裸露的镜头,还说有意邀请您出演女主角,看来您是不可能答应了?」
  「这个嘛……」楚倩的眼里放出了光,「张导是国际知名导演,我相信他的审美情趣。为了艺术,我可以考虑做出突破以往尺度的牺牲……」
  「能牺牲到什么程度?如果是露点也会考虑吗?」记者穷追不捨的问。
  楚倩犹豫了一下,点头说:「是的。」
  席间马上响起了一片惊歎声,还有人吹起了口哨,几乎所有人都为之哗然。
  要知道楚倩出道近十年,可以说最令歌迷神魂颠倒的不是她的歌声,而是胸前那对极有份量的豪乳。可惜她虽然一直在卖弄性感,却始终不肯来真的,这次居然答应「考虑」露点,可谓是前所未有的鬆了口。
  阿威忍不住贪婪的吞着口水,摄像机的镜头向下滑动,落到了女歌星鼓起的胸脯上。由于外衣是比较紧身的,两个胀鼓鼓的乳房简直是呼之欲出,骄傲的凸现出饱满的轮廓。
  镜头慢慢的向前拉近,图像也越来越清晰……
  接下来提问的是一个女记者:「楚倩小姐,上个月在国内各大网站举行的评选中,您被网友们投票选为『中国第一美胸』,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?」
  楚倩扑哧笑了:「谢谢,我认为我当之无愧。不过希望将来有一天,我留给大家的印象是不仅胸部最丰满,唱歌也是全国最动听。」
  这时阿威已调整好了焦距,嘴角边露出奸笑,手指按到了摄像机的一个按钮上。
  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了--女歌星身上的外衣突然消失了,镜头里出现一片雪白赤裸的肌肤。
  原来他手上拿着的,就是曾轰动一时的索尼TRV9红外线摄像机,配上高级的夜视镜头后,就能在白天达到透视衣服的效果。
  这种摄像机原产日本,一推出之后就因为这个功能而被全面回收。阿威是花了几倍的价钱才设法搞到了一架,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。
  --哇,真是没想到!
  阿威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,赫然发现女歌星居然没有戴奶罩,被红外线一透视,诱人的胸脯立刻活灵活现的暴露在眼前。
  镜头里看来,这对令万千歌迷流口水的乳房格外的丰满,绝对无法被任何人用单手掌握。雪白浑圆的双乳几乎是完全赤裸的,可以清楚的看到左乳下缘纹着一朵梅花刺青,惟一遗憾的是乳尖处贴了不透光的胶纸。
  虽然没法进一步透视胶纸,但是能窥视到这两颗坚挺乳球的形状,也已经是难得的眼福了。阿威只感到一阵口乾舌燥,胯下的阳具不由充血得更加厉害。
  --好一对名不虚传的大奶子!看来37寸F罩杯果真不是吹的……
  耳边忽然传来一个记者的声音:「……不知道您是否听说了,本市最近出现一个变态色魔,专门袭击像您这样的大胸脯女性,而且还割掉她们的乳房……请问楚倩小姐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?」
  「我鄙视这样的社会渣滓!」楚倩毫不犹豫的说,「这种人应该千刀万剐,相信这里的警方很快就能抓到他!」
  阿威眼里杀机一闪,无声的冷笑起来。
  --千刀万剐?嘿,好狠的心肠……臭婊子,你等着瞧吧,我会让你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……
  他考虑了片刻,将摄像机放在座位上,悄悄的走了出去。
  大约五分钟后,阿威重新出现在大堂里,坐回了自己的位子。他依然一边用摄像机拍摄女歌星半透明的胴体,一边倾听着她和记者的问答。
  「……我是《女性健康杂誌》的记者,我想向您请教一下丰胸的秘诀,女性怎样才能拥有您这样的健美胸部?」
  「其实没什么秘诀,我的胸部是天生的呀。」楚倩咯咯笑道,「一定要说的话,嗯……第一是我经常游泳啦,每星期游两三次,每次至少一小时,这是最好的健胸运动。第二呢,我每晚临睡前都要洗澡,洗完趁皮肤还没干,马上搽十五分钟胸肌紧缩霜……还有睡姿也很重要,最好是仰卧,这样不会压迫胸部……第三是饮食方面,多吃点木瓜啦,猪脚啦,这些都是我常吃的丰胸食品……」
  女歌星侃侃而谈,炫耀似的一条条说着护胸心得,足足说了六七条才意犹未尽的闭上嘴。
  现场的记者一个接着一个的提问,又过了十分钟左右,经纪人看看手錶,宣布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。
  楚倩站起身,在经纪人和保镖的簇拥下离开大堂。不少记者根本没得到问话的机会,纷纷心有不甘的围了过来,话筒和摄像机七手八脚的递来递去,吵吵嚷嚷的乱成一团。
  只有阿威一个人不慌不忙,慢慢的收好小型摄像机,取出一副宽大的墨镜戴上,随在人流后面向外挤去。
  靠着身强力壮的保镖开路,女歌星总算顺利的出了大堂。她本做好準备外面会有更多的歌迷包围,谁知道一走出酒店竟然吃了一惊。
  酒店外面停着六、七辆警车,几十个警察封锁了附近的道路,没有人能接近这一带。
  「楚倩小姐吗?我是F市刑警总局侦察科的刑警队长,我姓石。」
  一个全身制服、英气逼人的女警官迎面走了过来,脸色冷峻的先做了自我介绍。
  「有什么事?」
  楚倩停下脚步,戒备的望了石冰兰一眼。但是接下来她突然呆住了,视线霎也不霎的盯着对方那高高耸起的胸部。眼前这位女警官居然拥有一对极其罕见的丰满巨乳,将胸前的警服撑得几欲裂开。
  --天哪,她的胸围居然比我还大……
  这是女歌星脑子里泛起的第一个念头,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,她感受到一股酸溜溜的妒意。一直以来都只有别人羡慕她的身材,除了电视里的少数西方女人外,楚倩还从来没在现实生活中,见到哪个女人的乳房比自己更大更饱满……
  可是今天,她不仅见到了,而且首次尝到了嫉妒的滋味。
  「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您谈一谈。」石冰兰开门见山的说,「有件案子,警方需要您协助调查……」
  「抱歉,我没有时间。」楚倩打断了她,「我马上要出席一个慈善机关的签字仪式……」
  由于嫉妒而起了本能的反感,她的态度颇不客气,甚至还莫名的产生了种剥光对方的冲动,想看看她胸前的那对巨乳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  「我只需要十分钟,而且这件事也关係到您的人身安全……」
  女刑警队长的话还没说完,后面蜂拥而至的记者已经跟了上来,在场的警察和保镖们连忙一起维持着秩序,努力将这些人隔开一段距离。
  一听到「人身安全」这四个字,旁边的经纪人先紧张了起来,不等楚倩回答就先开了口:「是怎么一回事?石队长,不会是…有黑社会要对我们不利吧?」
  「一言难尽,先离开这里再说吧。」石冰兰说着,指了指旁边的一辆警车,「坐我的车,我们可以在路上谈。」
  楚倩踌躇了一下,她不能不关心自己的安全,正想答应下来,身后喧哗的记者群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大嗓门的高呼。
  「瞧,那个不是前几天报道的『第一警花』吗?」
  记者们闻声望了过来,他们的视线本来是集中在楚倩身上,这时候却转向了石冰兰,很多人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。
  「是啊,就是她!」
  认出正和楚倩攀谈的这位就是女刑警队长,记者们更是个个都兴奋了起来,马上敏锐的联想到了一些事。几乎是不约而同的,至少有一大半人扔下女歌星,争先恐后的将採访话筒向石冰兰伸去。
  「让开,你们都让开!」
  十多个警员急忙冲过来增援,挡在石冰兰和楚倩的面前,不让记者靠近。但是七嘴八舌的问题已经纷纷抛了过来。
  「石队长,请问警方找楚倩小姐是不是跟色魔的案子有关?」
  「色魔对大胸脯的女人感兴趣,警方是不是认为楚倩小姐将是他的下一个目标?」
  「请问你们打算怎样保护楚倩小姐的安全……」
  劈头盖脸的问话令人应接不暇,石冰兰沉着脸,一律以「无可奉告」回答,可是却引来更多锲而不捨的追问……
  冷眼望着这一切,混在记者群里的阿威得意的笑了,刚才的大嗓门正是他喊出来的。
  他歪着头,目光从墨镜里射出来,一会儿望向女刑警队长,一会儿又望向女歌星,贪婪的在她们高耸的胸脯上来回逡巡。
  --唔,比较起来,还是大奶警花的胸部更有料,罩杯明显要大出一个尺码呢……
  得出了这个结论,阿威再次起了邪恶的念头,怪声怪气的又喊了一嗓子。
  「石队长,我看你的胸围一点不比楚倩小姐逊色。你是否考虑一下,也去参选『中国第一美胸』啊?」
  哄笑声和叫好声一齐响起,还有人辟里啪啦的拍起了巴掌。石冰兰想不到有人敢公然调侃自己,愤怒的目光扫向人群,可惜攒动的人头挡住了视线,看不见是谁喊出来的。
  「咱们走!」
  楚倩恨恨的一跺脚,对石冰兰的妒意更浓了,突然转身招呼经纪人和保镖们一起离开。
  「阿倩,你别激动……阿倩!我们还是应该听听警方说什么……」
  经纪人追在后面,企图去拉女歌星的胳膊,但是却被她猛地甩开了,昂首坐进自己来时乘坐的那辆奔驰。
  「我不想跟那个大奶队长说话,要听你自己去听!」
  这句牢骚话说得相当大声,许多人都听见了,又引起一阵哄笑。石冰兰气得脸色惨白,拳头握得咯咯响。
  「对不起,石队长……她就是这个性格!」经纪人擦着汗,回过头来诚恳的说,「不然我坐你的车走,你先跟我说也是一样的。」
  女刑警队长深深吸了口气,控制自己冷静下来。
  「好吧,咱们车上谈!」
  两分钟后,奔驰车和警车突破了记者群的包围,缓缓的离开了F市国际大酒店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「什么?色魔扬言要绑架楚倩小姐?」
  正在行驶的警车里,经纪人张大了嘴,满脸惊愕的倒抽了口凉气。
  坐在他左边的石冰兰点了点头:「半个小时前,色魔亲自打电话到警局声明的。」
  经纪人的嘴角蠕动了两下,迟疑着说:「这会不会是……恶作剧呢?」
  身材娇小的女警孟璇从前排回过头来,心直口快的插嘴说:「这个魔鬼已经绑架了八个女人,并残酷的虐杀了其中七个,你说他是不是恶作剧?」
  经纪人呆了一下说:「有不轨之徒企图绑架楚倩小姐,这我可以想像。但他竟然会事先通知警方防备,这个……是不是太夸张了点……」
  「他不是普通的罪犯!」石冰兰说,「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,这人是个心理变态者,而且智商极高。他只要说到就一定会做到…起码他会竭尽全力去做!」
  她的表情十分严肃,谁都可以看得出,她并不是那种夸大其辞的人。
  「好吧!」经纪人终于被说服了,「我愿意相信警方的判断……」
  「谢谢!」石冰兰的脸上漾开了一丝笑意,但是很快又恢复成清冷的神色,微微的蹙着秀眉。
  她在想着半个小时前色魔打来的那通电话。那阴恻恻的嗓音彷彿仍在耳边迴响,肆无忌惮的发出了最无耻的威胁!
  「……如果你再不戴上我送你的那副奶罩,我就要让F市的所有大胸脯女人都堕入地狱……你不信我有这个能力?好,我就先拿那个来开演唱会的女歌星楚倩开刀!」
  女刑警队长听得出来,这嘶哑的声音跟自己一样满怀自信。那一瞬间她直觉的感到,自己这次是真正的遇到了空前厉害的强劲对手!所以她才会在对方一切断电话后,就马上赶到国际大酒店来找楚倩,準备从一开始就全力提防……
  「石队长!」经纪人的询问打断了她的思绪,「请问我们应该怎么配合警方呢?」
  「嗯,我会派手下的精锐警员贴身保护楚倩小姐。他们可以混在保镖里面,只要你们对警方的安排合作一些就行了。」
  「我明白了!」经纪人又开始擦汗,「好在我们只在F市停留三天,希望一切都平安无事吧。」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傍晚。F市一家格调高雅的小咖啡吧里。
  阿威和老孙头坐在幽静的角落处,一边喝着香浓的咖啡,一边低声交谈。
  「那个叫索妮娅的美国妞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」
  「按你的要求,她被卖到了非洲一个土着人部落里,成为全部落男人的洩慾对象,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到文明社会里来啦!」
  「我不是问这个,我是想知道,她的疯病是不是一直都没好?」
  「是啊,不但没好,还更严重了,就跟个白癡一样,整天除了傻笑,就是缠着所有见到的雄性动物跟她性交!」
  「嗯,这么说来,第三代『原罪』会导致人发疯的可能性很大,要继续改良才行了……」
  「不要灰心,慢慢来。你要不要考虑请个助手来帮忙?」
  「不用,这件事不宜让外人知道,否则万一洩漏出去,迟早会惊动警方的。再说,我已经有了个绝对得力的助手了!平常他承担了绝大部分具体操作工作,我只负责在关键处指导……」
  「是吗?此人是谁?」
  阿威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,又简单介绍了几句,老孙头听罢眉头一皱。
  「听你这么说,这是个有正当职业的良民啊,他会同意帮你研究这种害人的药物?你还是谨慎点好,不要阴沟里翻船哪!」
  「不会的。第一,我救过此人,是他的恩人,第二,我支付给他重金作为报酬,第三,他根本不知道这药物是用于人体的。我骗他说,这是用来给某种极其稀少的灵猿注射的,目的是促进配种繁殖。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做了我的帮兇,就算将来发觉了,我也有办法控制他,让他不敢出卖我!」
  「既然你这么有把握,我也就放心了。」老孙头说到这里,苍老的脸上露出难得的慈祥之色,「别怪我啰嗦,我已经老了,又得了癌症,活不了多久了。但我还是希望能看到你亲手复仇以后,再闭上眼睛。」
  阿威彷彿也有些感动,但又不知说什么好,半天才道:「别这么说,您一定长命百岁……」
  「我自己的身体,自己清楚!」老孙头淡淡一笑,岔开话题道,「最近可有新的计划?还要我帮什么忙么?」
  阿威点了点头,伸手掏出一张CD唱片放在桌上,指了指印在包装壳上的女明星头像。
  老孙头一惊:「你连她的主意都敢打?」
  「为什么不敢啊?她不过也是个女人而已,同样的两个大奶一个洞!」
  阿威满不在乎的淫笑着,拿起咖啡壶,将两人的杯子都斟满。
  「你若真能绑架她,当然再好不过了。这么有名的女明星出了事,刑警总局那姓赵的王八蛋一定难辞其咎,只要他下了台,我的日子会好过很多……不过,绑架名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,尤其是楚倩这种级别的明星,保安一向极其周密,你怎样下手呢?」
  「我自有办法,您只要帮我做一件事就行!」
  老孙头面露难色:「如果我帮你打听了警局内部的消息,事后一定会留下线索,引起怀疑的。」
  「不是叫您帮这个啦,警局内部我自有办法,您要做的是另外一件绝不会引人注目的事……」
  阿威说着,声音越发低沉了,几乎是对着老孙头的耳朵窃窃私语,听的他耸然动容……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夜晚十一点半,副市长萧川的家。
  女人大代表林素真抽泣着放下电话,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,高耸的胸脯在睡衣下颤颤的起伏。
  「那恶魔怎么说?」萧川焦急的问,「什么时候释放珊儿?」
  「他说五月八号上午一定让我们团圆,到那天会再打电话来通知。」
  林素真低声说,嘴唇几乎没有血色。她刚从医院搬回家,心脏虽然没有大碍了,但是一激动起来就跳得特别快。
  「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」萧川喃喃说,「我只希望他能守信用……」
  「不过,他要你完成最后一个任务……」
  林素真的声音更低了,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,艰难的複述出了恶魔的要求。
  听完后萧川呆住了,然后夫妻俩互相望着对方,久久的默然无言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午夜十二点,夜深人静。
 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卧室里,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在迴响。
  床铺也在有节奏的摇着,发出咯吱咯吱声……
  突然「啪」的一声,床头灯蓦地打开了,照得卧室里一片光亮。
  女刑警队长的惊呼声响起,猛然将伏在身上的丈夫推了出去,跟着伸手抓过被单遮住了赤裸的胴体。
  「你这是干嘛?谁叫你开灯的?」
  苏忠平被蹬得几乎跌下床,手肘重重的撞在床尾的铁铸栏杆上,痛得脸颊都痉挛了起来。
  「为什么我就不能开灯?」他一下子来了气,提高嗓门大声道,「结婚半年多了,每次都黑灯瞎火的做,我连你的裸体是什么样都不知道!」
  石冰兰吃惊的看着丈夫,从认识到现在,这还是他第一次冲自己发火。
  「做……做这种事的时候怎么能开着灯呢?」她有点不知所措的说,「什么都被看到……那太难为情了……」
  苏忠平更加恼火了,口不择言的吼叫:「你可以自愿在罪犯面前赤身裸体,却不肯让我这个作丈夫的看一眼,这真是岂有此理!」
  女刑警队长浑身一颤,就在短短的一瞬间里,她的俏脸上先后掠过许多种表情--惊愕,羞惭,愤怒,失望……最后则是一种被侮辱的伤心。
  「苏忠平,你如果认为这样我就对不起你了……」石冰兰一字字地说,「我们可以离婚。」
  这回轮到苏忠平震动了,明亮的灯光下,他发现妻子的眼圈似乎有些红了,可清澈如水的眼神却冷静得令人心颤。
  「好吧,算我说错了。」他沉着脸说,「可是你也应该想想,我也有男人的自尊心。自己老婆的身体被别人给看到了,你说有谁受得了……」
  女刑警队长一声不响,裹着被子下了床,拿起枕头和衣裤向外走去。
  「你这是干什么?」苏忠平不解的大叫。
  「我去客厅睡!」
  冷冷的抛下一句话,石冰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卧室。
  目送她的背影消失,苏忠平火冒三丈,抓起床头柜上的茶杯猛地摔在地上,发出「光当」的瓷器碎裂声。